读长沙地图——40年沧桑巨变之缩影

【导语】:最早的长沙城,可追溯到战国时期,东起如今的黄兴路与蔡锷路中间一带,南至坡子街,西临下河街,北抵五一路北侧。整座城东西长700余米,南北宽约600米。

长沙市行政区划图。制图/李雅文

长沙市市辖区政区图。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周云武

长沙有句老话,南门到北门,七里又三分。即从长沙南门步行到北门,7.3华里。

这句话,从明朝流传至今。

最早的长沙城,可追溯到战国时期,东起如今的黄兴路与蔡锷路中间一带,南至坡子街,西临下河街,北抵五一路北侧。整座城东西长700余米,南北宽约600米。

当然,这要读历史遗留的长沙老地图。

10月中旬,连续几天,记者多次伫立最新版的长沙市地图前,不得不惊叹人类创造历史的巨大能量!

1. 格局之变:40年坐标大转移

其实,到新中国成立前,长沙城区2000多年一直以现在的五一广场为中心,向外扩展,一圈一圈慢慢长大,犹如时间老人刻画的年轮。提速在新中国成立后 ,加速在改革开放以来。

1952年5月1日,五一路修建完工,到1972年10月1日橘子洲大桥建成通车,再到1977年7月1日,长沙火车站东移竣工。20余年时间,拉开了长沙城区以五一路为轴,南北走向的新格局。

历史常常就是这样巧合。这个格局好像特意为改革开放准备的。

1978年,中国改革元年,长沙城区面积53平方公里。今年初,长沙城区面积435平方公里,相当于1978年的8.2倍。

新版长沙市地图,东西窄长,南北扁平,东仰西摆,北脊南蹄,犹如奔驰的骏马。浏阳大围山助马头东仰;宁乡沩山似马尾西闲;长沙县飘峰山、影珠山,望城区黑麋峰、九峰山静卧马背;浏阳官桥、雨花跳马、天心暮云、宁乡道林,如马蹄疾奔。宽阔的湘江,像一条蓝色的飘带,优美地自南而北几乎从正中穿图而过。

改革开放之初,从河西进城,到溁湾镇才闻到一点从河东飘来的城市味道,那时俗语说“河西是农村,到河东才叫进了城”。尽管火车站东移让五一路这个当年的城市主轴长了近3倍,也让城区向东推进了一大步,但五一路毕竟是“断头路”。翻过火车站,城市还在往东延伸。五一路显然已难继续担当城市主轴大任。

随着长沙市委、市政府西迁,十几年光景,河西新城拔地而起。先是岳麓区南拓北伸,西接宁乡,连长张高速岳麓收费站也不得不向西推出15公里,为城市发展让路。接着,望城一边“让地”给岳麓区,一边华丽蝶变,由县改区,给城市伸展腾出960平方公里空间。

长沙城,像青春勃发的巨人,自由舒展、生长和呼吸。

河西的崛起,让城市主轴的重担不得不交给穿城而过的湘江。长沙,由五一路时代迈入湘江时代。

这是一个时代的“乾坤大挪移”!

新的城市坐标,使长沙形成东西两大城市片区、两个副中心城市和一批重点镇的新格局。两大城市片区:河东二环以外,北至望城丁字湾区域,东至浏阳经开区,南至暮云区域;河西,即湘江新区。两个副中心城市:浏阳城区和宁乡城区。还有遍布各区域的如金井、铜官、跳马、大瑶、灰汤等重点集镇。全市城区人口从40年前74万增加到现在的426.75万,城镇化率从20.5%提高到77.6%。

伴随着城市坐标转移,交通格局既翻天覆地,也“飞天钻地”。1978年仅有3条国道、10条省道,域内总里程不过700余公里。到今年初,全市公路总里程达15924.73公里,相当于地球赤道半径的2.5倍。40年前,出国人员回来高谈阔论外国的高速公路如何壮观。今天,长沙高速公路已形成“一环五射五纵”大网络。还有,5条国家一级铁路纵横,高铁十字交汇,黄花机场双跑道、100余条定期航线通往国际国内73个城市。如果把所有水、陆、空交通线路全部标示出来,地图上各色线条密密麻麻,令人眼花缭乱。这还不包括地下已纵横穿梭的地铁1号、2号线,更看不见正在加速建设的3、4、5号线。

湘江,曾是阻隔长沙东西交流的屏障,改革开放之初也仅有一座湘江大桥。如今,城区跨江大桥已达9座,另有2条隧道。连湘江也感到奇怪:是谁赠予了如此多的金、玉腰带?

这种交通格局,让长沙区位优势更加明显:承东启西、连南接北、通江达海;也让长沙战略地位更加突显:“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一带一部”首位城市,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心城市。

2.厚重之变:40年实力大提升

发展,终究靠实力。有实力,才有底气,显大气,能豪气。

自从五一路静静退出主轴之后,另一条路的地位在悄悄隆起,在长沙版图上贯穿东西。往西,岳麓大道连长张高速,可达重庆;往东,三一大道连长浏高速,可抵江西;中间由银盆岭大桥相连与湘江主轴呈十字交会。应该说,这算得上长沙城东西向的主轴,重新将大长沙南北分边。

长沙有5个国家级园区、9个省级园区,统称“五区八园一基地”,这还不包括国家级湘江新区和新成立的临空经济区。大部分园区像珍珠一样镶嵌在东西主轴两侧,组成了东西向的工业走廊,称为“浏长宁制造产业带”。

这是一条集聚财富的金色飘带。

年纪大一点的湖南人记得,改革开放之初,长沙中意冰箱、韶峰电视是那样的响当当,后来在市场冲击下相继偃旗息鼓。

1988年,长沙尝试性地创建全市第一个开发区——长沙科技开发试验区,也就是现在的长沙高新区。

19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的东风吹拂湖南。长沙市委、市政府决定开发望城坡、捞霞、星沙3个经济开发区,由此加速了经济园区发展步伐。

从一片黄土到遍地厂房,到规模园区,到强壮的工业走廊……地图上依稀可见历史的痕迹。

长沙经开区的前身是星沙开发区,就坐落在星沙,30多年来哺育了三一、远大等一大批著名企业。长沙县有一句经典:用1%的土地创造99%的财富。这个99%的核心能量,就在经开区。长沙县今年已挺进全国五强。

长沙工业,从上世纪90年代工程机械一枝独秀,逐步形成了新材料、工程机械、食品、电子信息、文化创意、旅游、汽车及零部件7大千亿产业集群,生物制药、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已构建覆盖37个工业行业的完备生产体系。

不仅如此,一二三产业结构也从1978年33.3比44.2比22.5,变成去年3.6比47.4比49.0。别小看这组数字,差不多等同于城市格局“乾坤大挪移”!

第三产业占比达49%,这是曾经多么梦寐以求的事。

上个世纪80年代,五大商业百货大楼以“五虎闹长沙”而闻名遐迩,后来也陆续支离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五一路商圈、袁家岭商圈、东塘商圈、红星商圈、溁湾镇商圈……像一个又一个玉盘,在长沙地图上闪闪发光。仅新城区望城,就成长了4大商圈。

那么,第一产业占比只有3.6%,是不是萎缩了?不用担心,变小是相对的,相对于高速增长的二、三产业,她是“化作春泥更护花”。只举一例:去年农产品加工业销售收入达2060亿元,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收入达520亿元。

现代农业在省会,当有省会的特点。长沙地图上,城市中心地带,有近郊都市高效农业经济圈;向周边扩展,有中部保障性农产品生产经济圈;东西两头,有远郊特色生态农业经济圈;另有5大农业试验示范或科技园。还有,浏阳大围山一带,正在形成百里优质水果走廊;长沙金井一带,培育百里优质茶叶走廊;望城乔口一带,流淌百里优质水产走廊;天心暮云、雨花跳马一带,繁荣百里花卉苗木走廊;宁乡中部一带,播种百里优质水稻走廊。这一切,同当地各种文化景点和自然风景一起,构成全域旅游新景象。

数字讲多了谁都不爱,但有些数字不得不讲。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叫“翻两番”。从1978年到2017年,长沙市地区生产总值从16.85亿元增长到10535.51亿元,翻了9.3番;人均GDP从370元增长到135388元,翻了8.5番。

数字越大,翻番越难。

孙悟空的筋斗,也不过如此!

3. 福祉之变:40年民生大充盈

长沙市委、市政府位置,地图上甚为醒目。就在市政府广场前,靠近岳麓大道边,有一块用花卉组成的标语:“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当然,标语牌在地图上找不到,但这句话无时无刻不让市民感受着。

美好生活,字简单,容量无边。

上世纪70年代,人们的生活追求缝纫机、手表、自行车3大件,上世纪80年代变成了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上世纪90年代手机、电脑、摩托车,跨入新世纪,买车买房成时尚。

现在长沙市居民生活硬件怎样呢?举两组数据。一、去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6948元、农村居民27360元,居中部省会城市第一位。二、在全国35个主要城市中,长沙房价与收入比最小;城镇居民人均自有住房建筑面积45.5平方米,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一位。

长沙连续10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连续10年,绝非偶然。

在总结改革开放40年伟大成就时,长沙市用了这样几句话,记者觉得既实在,又精彩:让群众“有活干,多赚钱;有房住,住得好;有学上,上好学;好看病,看好病;有保障,享安康”。

每当傍晚,只要天气晴好,无论走到哪个小区,各种欢快音乐此起彼伏,大妈们翩翩起舞,用优美的节奏和线条书写着美满幸福的群众文化生活。去年市里举办“欢乐潇湘·品质长沙”文艺汇演,群众演员就有10万多名。“读有书屋,唱有设备,演有舞台,看有影厅,跳有广场”,成为城乡文化新常态。

这是下里巴人,还有阳春白雪。

长沙着力打造了一批高雅艺术殿堂,东岸“三馆一厅”与西岸梅溪湖演艺圈交映生辉,河东马栏山文创园与河西岳麓山大学科技城遥相呼应……2016年长沙获评“东亚文化之都”,2017年获评世界“媒体艺术之都”。一张又一张世界文化名片贴上长沙地图。

长沙市文广新局与新湖南长沙频道合作,发布全年高雅艺术演出海报,原以为每周也就一两次,现在居然每周更新5次以上!

从1978年到2017年,全市人均公共文化投入增长228倍。

今年以来,长沙市委、市政府着力打造居民“15分钟生活圈”,上学、就医、购物、乘车、游园、文化娱乐等,出门15分钟搞定。

在长沙市地图上,这会是多少个温暖的“圈”!

办证,曾是令人头痛的事,改革的呼声和步伐一直没停。近年来,长沙市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从服务端破题,抓政务大厅建设;往需求端着手,抓网络平台建设;在满意端发力,抓审批质量提高。开展“减证便民”行动,取消各类证明材料647项,实行“43证合1”,办理时限由173个工作日缩减为7个工作日,提速96%。

提速,何止这些?

环境污染,一直是令人恼火的事!湘江保护与治理,是省“一号重点工程”。长沙市大小河流水体,全部汇聚湘江。地图上,清晰可见的湘江一级支流有6条:东岸有浏阳河和捞刀河,西岸有沩水河、靳江河、龙王港和沙河。众多二级支流和沟港渠塘纵横连接,构成庞大水系。治水,必须从源头治起,可这源头也太多了!

怎么办?全市设立市级河长9名、县级河长106名、乡级河长870名、村级河长2461名,村管小微水体片区河长5462名。所有水体责任全覆盖,监管无盲区。

河水污染,根子在岸上;大气污染,责任在地面。为了还百姓一个舒适、清爽、干净的环境,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去年上任首抓战役:打响蓝天保卫战!

市蓝天办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天发布全市各地工作措施和信息在10条以上。

这是一场水、陆、空全方位的持续战斗,艰辛而艰难!

省委书记杜家毫曾寄语长沙:湖南不靠海,不沿边,走向世界靠蓝天。

扩大对外开放,湖南主要靠蓝天。

靠蓝天,首先必须保护蓝天。这就是省会担当!

蓝天是全球的,环境是人类的,幸福是大家的。这何止是省会担当?!

手机访问 长沙事首页

热门推荐
精彩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