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一线疾控人员亲述春节“防疫战”

【导语】:采访对象供图“叮铃铃铃……”时针已过晚上九点,应急电话响起,沈喻(化名)晃了晃脑袋,确认不是幻听后,一把抓起了电话。“火车站有疫情,我们过去调查一下。”来电的是沈喻的同事。对方交代了去向和可能需要的协


采访对象供图

“叮铃铃铃……”

时针已过晚上九点,应急电话响起,沈喻(化名)晃了晃脑袋,确认不是幻听后,一把抓起了电话。

“火车站有疫情,我们过去调查一下。”来电的是沈喻的同事。对方交代了去向和可能需要的协助后,匆匆挂断电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沈喻顿时倦意全无。

24小时轮班“在线”

又是一个加班的夜晚。沈喻是湖南省株洲市某区疾控中心的一线工作人员,从业多年来,头一回参与如此紧张和高强度的疫情备战。

1月23日下午,已经回到老家的沈喻接到单位紧急通知,取消春节休假,要求全体员工返回工作岗位。当天晚上,湖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由于当时患重感冒,加上各个交通要道都有发热筛查点,沈喻未能立马投入到防控工作中去。在乡下休养了三天后,她于1月27日一早踏上返程之路。

彼时,沈喻老家往返乡县之间的班车已经停运,县城的长途汽车站也紧急关闭。沈喻只好让丈夫开车送她回株洲,刚满一岁的女儿看到爸妈要走,嗷嗷大哭起来,两夫妻心疼不已。

好在一路上来往车辆不多,平时需要花费4个多小时的车程,节省了近1个小时。由于放心不下女儿,将沈喻送至单位门口后,丈夫立马驱车返回老家。

“春节当然想陪在家人身边,但是非常时期没办法,职责所在。”沈喻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她所在的疾控中心共30余人,目前除财务和后勤人员外,几乎全部在岗。

结合实际情况,沈喻的单位成立了3个应急小组、每组5人,实行24小时轮班制度。在分工上,每个应急小组由2名流调人员、1名采样人员、1名消毒兼健康教育人员和1名司机组成。

奔赴一线调查采样

“现在没有什么比应急电话响,更让人神经紧张。”沈喻说,通常是社区医院或中心医院“找上门”,让疾控中心去对疑似病例做现场调查、采样以及咽拭子标本检测。“医院其实也能做检测,但他们一般还是会找我们去。”

沈喻和同事最近格外繁忙,有一天跑了5家医院,调查11例疑似病例。“很多专业医生调到隔离医院去了,一些普通医院无法进行会诊,只能把疑似病例上报给疾控中心。”

接到疫情电话后,应急小组会驱车前往目的地。流调人员首先会对病人进行情况问询,包括症状表现、发病时间、有无武汉接触史等。经过初步的诊断,若被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才会进行抽血采样。

从“疑似”到“确诊”,需要三层疾控中心的把关。区疾控中心负责的是第一步——分离采样血液。市疾控中心会在此基础上,对分离后的样本进行病毒检测,如果结果呈“阳性”,会再将样本提交省疾控中心做二次检测。如果结果仍显示为“阳性”,则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如果显示“阴性”,则需隔一天重新采样,进一步做排查。

“在首次检测出阳性结果后,区疾控中心就会给患者打电话,让他(她)去指定的医院接受隔离治疗。”沈喻称,这是一个“技术活”,“话不能说得太直接,怕患者会承受不了。一般都是委婉地告知对方,检查结果显示身体有点问题,需要去医院做进一步观察。”

等到省疾控中心也确诊后,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会去患者家里,了解人群接触情况,圈定隔离人群范围,并交待居家隔离的注意事项。之后,还要定期回访,跟进密切接触者有无疑似感染症状出现。

寻找“丢失的记忆”

尽管分工缜密,突发状况仍时有发生。针对近日确诊的一例患者,沈喻在排查其密切接触者时,出现患者“记忆丢失”的情况。该患者称,几天前曾去过棋牌室,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与人打麻将近4个小时。但由于是“路痴”,且不记得棋牌室的名字,加上当天的牌友皆为陌生人,因此无法锁定地点。

这让沈喻和同事犯了难。为了尽快通知密切接触者,减少扩散,沈喻想了个“笨办法”:根据患者圈定的区域范围,加上“记得棋牌室老板说自己还开了理发店”这一条件,一家家棋牌室走访询问。经过一下午的努力,最终锁定了目标。

“疾控中心流调的患者生活轨迹信息,以及所有的密切接触者,必须跟公安系统调出来的监控一致。如有遗漏,就属于我们工作失责。”提及此项规定,沈喻有些无奈,因为调查工作的开展都是基于患者的口述,如果对方叙述不全或是刻意隐瞒,疾控人员也无能为力。

在沈喻看来,疾控中心的工作量其实很大,人手根本不够用。除了疫情检测外,区疾控中心还负责对辖区内的所有医疗机构,包括但不限于诊所、社区医院等,进行新冠肺炎防控指导培训。此外,汽车站、火车站和高铁站的防疫培训,也是疾控中心近期重要的工作任务。

防护物资告急

防护服和口罩告急,也是沈喻所在的疾控中心面临的难题。“库存已经不够了,我们现在都是省着用,防护服和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优先分配给实验室和去医院采样的同事。外出流调的同事,只佩戴普通的一次性医用口罩。”

“我们疾控中心主任唐诚(化名)也病倒了,出现发热和肺部炎症。”沈喻告诉记者,由于最终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尚不能确定是不是感染了新冠肺炎,但目前已经在医院隔离治疗。

春节以来,唐诚每天只睡2-3个小时,始终奔波在抗疫第一线。近日,有个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生疫情,一对确诊的老夫妇在该处连续输液三天,涉及49名密切接触者,都是唐诚带着同事一个个走访通知的。

在实地流调过程中,由于物资紧缺,唐诚和同事并未穿防护服,仅带了N95口罩。缺乏充足的防护,加之高频次面对密切接触者,是一线疾控人员最大的风险隐患。“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春节。”沈喻表示,希望同事们都能平安,早日打赢这场“防疫战”。


手机访问 长沙事首页

热门推荐
精彩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