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食品为何这么火?疫情过后将会持续火爆吗?

【导语】:“4月了,你的螺蛳粉发货了吗?”这成了不少“吃货”最近关心的事情。除了预售期长达1个月的螺蛳粉,方便面、速冻食品、自热火锅等速食食品,都在今年成了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族疯抢的“香饽饽”。

“4月了,你的螺蛳粉发货了吗?”这成了不少“吃货”最近关心的事情。除了预售期长达1个月的螺蛳粉,方便面、速冻食品、自热火锅等速食食品,都在今年成了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族疯抢的“香饽饽”。

速食食品为何这么火?疫情过后,速食食品将会持续火爆吗?

速食食品今年有多火

“生产线已经快爆掉了!”在长沙佳海工业园,一袋袋咕咛咕唻米粉刚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包装好,立即装入快递盒,运往消费者手中。

长沙市面泽湘食品有限公司是咕咛咕唻米粉的生产厂家。公司运营经理易凡瀛介绍,企业已全面复工,生产线也开足了马力,但一天5000包的产能,难以满足每天新增的几千份订单的需求。

“设计厂房时,没想到人们对速食米粉会有这么大的热情。”易凡瀛告诉记者,疫情发生以来,咕咛咕唻米粉的淘宝订单猛翻3倍,原本产品出了湖南省便无人问津,现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成了销售主阵地。

咕咛咕唻米粉代表的长沙米粉销售火爆,人人湘衡阳卤粉、小背篓常德牛肉米粉、金健猪油拌粉等诸多湖南特色速食米粉有可观的销量,成了电商平台上的热销商品。

传统方便面的人气依然不减。根据苏宁易购提供的数据,2至3月,苏宁易购的方便速食产品销量同比增长160.6%,方便面高居最受欢迎产品榜首,湖南人最爱的依然是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的经典口味。

速冻食品也十分走俏。湖南金健速冻食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易继中说,公司的水饺、面点和汤圆三大品类订单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200%,最多时一天接到订单200万元,就连往年只在元宵节迎来销售高峰的汤圆,订单量依然在不断上涨。公司位于宁乡经开区的速冻厂房复工2个月以来,一直在满负荷生产。

“和往年不同,今年我们速冻食品线上销量占了70%。”易继中介绍,随着线下商超卖场恢复,线下销量也在逐渐升温。

记者在长沙走访家乐福、华润万家、步步高等多家超市,方便、速冻食品销售区的营销人员表示,速食食品的品类越来越多,尤其是自热米饭、自热火锅的兴起,不仅深受年轻人喜欢,中老年人也开始购买,最多时一天补了3次货。

“速食时代”到来原因何在

“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离不开‘懒人经济’的带动。”长沙市面泽湘食品有限公司运营经理易凡瀛认为,速食食品的火爆绝非偶然。

淘宝2019年发布的《懒人消费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自热火锅、懒人烧烤等懒人食品的消费已实现150%的增长,“懒人经济”盛行助推了“速食时代”到来。

生活节奏快、没时间做饭、懒得下厨、不想等外卖……不少消费者告诉记者,这些因素让他们选择了在家里和办公室囤一些速食食品,吃起来便捷高效。

新一代的消费群体不断扩大,速食食品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吸引了海底捞、大龙燚、小龙坎等传统餐饮龙头入局,培育出自热火锅、冒菜、米饭等一批新型速食食品,深受年轻人欢迎。

“要是没吃过火鸡面、螺蛳粉、自嗨锅,跟大家都没法聊天了。”杨英是长沙的一名白领,她说,“尝试‘网红’速食食品,成了同事之间的热门话题,类似于一种新型社交手段。”

杨英说,如今速食食品的包装越来越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虽然30元左右的自热食品并不便宜,但层出不穷的新口味,依然让她和同事们乐此不疲地买来“尝鲜”,并且拍照分享到朋友圈。

“我们一开始便将消费人群定位为16至35岁的年轻人。”易凡瀛说,咕咛咕唻米粉不仅从包装设计上满足年轻消费者的审美,还会选择直播等新潮的方式带货。2019年,咕咛咕唻米粉便找到淘宝的“网红”主播薇娅,在10分钟内卖出了近5万包速食米粉。

“我们站在了社区电商兴起的‘风口’上。”湖南金健速冻食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易继中告诉记者,2019年,湖南粮食集团和湖南兴盛优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社区电商“兴盛优选”小程序上展示和销售金健的速冻食品。

“金健的速冻食品,每天通过社区电商实现销售额40万元。”易继中说,随着全国疫情得到控制,“兴盛优选”在武汉、南昌等地陆续启动,销量还将迎来一轮新高峰。

速食食品会继续火下去吗

根据苏宁易购提供的数据,进入3月末,方便速食同比增长28.6%,增速正在放缓。

这不免让人思考,疫情过后,速食食品还会继续火下去吗?

湖南金健速冻食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易继中对速食食品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认为,不少人在疫情期间有恐慌囤货的心理,现在消费已经回归理性,增速放缓是正常现象。从3月初到现在,公司的订单并没有减少,销量仍在持续增长中。

“消费者养成购买习惯,对速食食品企业就是长期的利好。”易继中说,“疫情只是一个跳板,企业如何利用这次机会,用优质的产品抓住消费者的胃,才是最重要的。”

3月31日,易继中从宁乡赶往长沙,与一家销售公司对接。他向记者介绍,金健今年准备将之前专供部队的自热米饭推向市场,需要好好包装推广一番。

长沙市面泽湘食品有限公司运营经理易凡瀛则对速食食品的发展心存担忧。

“速食食品的单价不便宜,不少人认为速食食品的利润很高。”易凡瀛无奈地说,实际上,新型速食食品目前还在“打卡”市场的阶段,包装升级、线上营销、推广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易凡瀛还提到,湖南湿米粉保质期短,不方便运输,对做速食有更大的挑战。记者看到,店铺评论里,有一些买家评论“还没来得及吃完就过期了”“收到的米粉有股馊味,差评”,极大影响了品牌的声誉。

“冷链物流太贵,进一步挤压了利润空间,用冷藏包装,最远只能到香港。”易凡瀛呼吁,希望食品电商企业能得到更多物流方面的扶持。

手机访问 长沙事首页

热门推荐
精彩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