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守近12年,长沙“最牛钉子房”终拆除

【导语】:三湘都市报1月5日讯(记者张洋银图/视频王珏顾荣)小寒时处二三九,天寒地冻冷到抖。1月5日,长沙市气温陡降,户外最低只有2度,行走在湘江边,刺骨凛冽的寒风肆意呼啸,路上行人稀少,位于开福区湘春路西入口

三湘都市报1月5日讯(记者张洋银 图/视频王珏 顾荣)小寒时处二三九,天寒地冻冷到抖。1月5日,长沙市气温陡降,户外最低只有2度,行走在湘江边,刺骨凛冽的寒风肆意呼啸,路上行人稀少,位于开福区湘春路西入口处却聚集了不少市民。

今日下午3点半,随着挖掘机扬起的铁臂,位于湘春路527号的长沙“最牛钉子房”应声倒地,这栋“残喘”近12年的危房,最终以350万元的价格友好协商拆除。

搬家:“也没有太多舍不得,该拆还得拆”

上午10点时许,三湘都市报记者来到湘江路湘春路口东北角,一栋三层半高的独栋小楼安静地临街而立。尽管已经破旧不堪,还是能一眼看出,上面一层半是在原有的二层楼上加盖的,形成不规则形状,一楼则是相对规整的4个门面。房屋墙体、窗户、屋顶均已破损、脱落,交错的电线如蛛网一般杂乱无章,围墙西面一个“征”字赫然醒目。

钉子房前门一处门面上依稀识别出轮胎修理等字样,街对面一家自行车商铺老板告诉记者,和宋家人是老相识,以前还可以称作是同行竞争关系。

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停靠在路旁,一件件家具被搬运上车,整齐地码放在一起。

“这个空调还能用,电机也是好的,都搬上去吧。”一名头戴白色帽子,戴着口罩的女子正在指挥着,声音不大,略显低沉。街坊邻居告诉记者,她就是户主之一。

“也没有太多舍不得,这个老房子现在也不能住人了,该拆还得拆......”面对记者的询问,宋女士顿了顿,淡然地回答了一句。话音未落,她抬头看了一眼破旧的房子,似乎在找寻某些回忆,口罩和帽檐的遮挡下,一双眼睛里没有太多情绪。她告诉记者,此前都是两位哥哥轮流居住在此,如今已与街道谈妥征收补偿标准,“下午2点之前要搬完,准备拆迁。”

宋女士转身回到房屋一楼,指挥搬家公司工作人员将一些旧家电、家什进行整理搬运。指着一堆沾满锈迹的铁块材料说,“以前我们家就是做四轮车生意,搞修理的。”记者注意到,宋家老房子内物件繁杂,其中不乏电动车、单车、四轮车等,短短半小时,一些大件物品已经载满了货车尾箱。

“拖了两车了,中午吃个盒饭还要接着搬。莫看房子破旧,东西还真不少。”中午12点20分,搬家公司员工李师傅擦擦头上的汗,从口袋掏出一只香烟,点燃后用力吸了一口。

拆除:固守12年,“最牛钉子房”倒地

下午2点半左右,现场工作人员对房屋外围进行敲打拆除。城管、公安、街道办事处等政府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拉起了警戒线,疏导交通,保障拆迁工作稳步平顺进行。

3点30分,挖掘机启动工作,强有力的铁臂一挥,以摧枯拉朽之力迅速将房屋北端推翻在地,“轰隆”一声,瓦碎砖裂,尘土飞扬。一台环卫洒水车架起水枪,对准拆迁点喷水除尘,在灰尘、水汽的笼罩下,原本灰蒙蒙的天显得更加暗起来。

记者搜寻多时,并未发现户主宋家人身影。现场,不少围观市民们掏出手机摄影摄像,行驶至路口的车辆也纷纷减速。不少驾驶员甚至摇下车窗观望,直到现场工作人员上前示意提醒才加速驶离,车辆鸣笛声不时响起。

“听说长沙最牛钉子户要拆,我从南门口赶过来的,毕竟在长沙还是蛮有名的。10几年了,最后还是拆了。”一手举着手机录视频,一手抓紧领口避免冷风往衣服里钻,市民余先生表示,“确实有些影响城市形象,跟周边环境也格格不入。”

拆完北墙,挖掘机顺势而上,对房屋西南部门进行拆除。在挖掘机转移位置时,不慎触碰到环卫洒水车喷头,水花四溅,围观市民纷纷躲闪,退出好几米远。

3点55分,铲斗从钉子楼西边顶部开始敲,整栋楼开始左右摇晃,铲斗再试探性地刨了几下,西边楼也摇摇欲坠。

经过一个半小时拆除工作,下午5点整,小楼被完全拆除,夷为一片废墟。

变迁:从临街旺铺到“最牛钉子房”

西临湘江、南靠湘春路入口,湘春路527号这幢三层半高的临街独栋,建成于1989年,产权面积93.59平方米,因后续陆续进行改扩建,实际面积为176.75平方米。产权登记性质为住宅,产权登记所有人为张友珍(已故)。2009年,湘春路被纳入长沙市6个重点棚改项目之一,周边一些老旧建筑纷纷签约拆除,张友珍6个子女因对拆迁价格存在异议,一直未签订拆迁协议,其子宋当朝、宋稳朝轮流居住在老楼内。

“以法维权、理性维权。”是宋稳朝的解释。占地面积并不大的这栋临江楼是他们的祖屋,上世纪80年代进行了改造,归所有兄弟姐妹所有。在他的认知里,自己与家人不是不通情达理,但拆迁的前提应该是“不降低原有的生活水平”。2011年8月,钉子楼曾被申请司法强拆,当时他也请了委托人准备应诉。对此,宋稳朝的评价是,“我们双方并不是对立的,大家都在理性地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宋稳朝说,谁输谁赢没有意义,主要是以“协商、谈判”为大方向,以解决问题为核心,在法律的范围内达成协议。

长沙湘江风光带刚修好不久时,宋稳朝就利用“家在湘江边”的优势,跟兄弟姐妹商量决定出租四轮车,“年轻人谈恋爱,骑着四轮车在风光带上看风景,好韵味的。”那时候的宋稳朝想象不到,祖屋,临街旺铺会变成后来的长沙“最牛钉子房”。

又是8、9年时间过去了,这栋“残喘”近12年的危房,最终以350万元的价格友好协商拆除,记者却并未在人群中见到当年健谈的宋稳朝。

“该拆就拆吧,无所谓舍不舍得。”宋女士在与记者不多的交流中,一直保持着冷静与平淡。她告诉记者,自己出生在四代电工世家,几个哥哥都做过电工,搞过修理,经营过QQ四轮车出租……说起哥哥宋稳朝,她说道:哥哥出租的QQ四轮车曾经是长沙市最多的,他策划的“四轮车婚礼”曾经是长沙市最有特色的。当问及对于补偿价格是否满意,家人近况如何时,宋女士笑了笑没有开口,在一旁跟随的街道工作人员催促声中转身离开。

记者从街道办工作人员口中得知,宋家6子女中已有一人离世,而此处房屋因存较大安全隐患,也长期未有人居住。

街道:征收后该地段将成为绿化用地

“近段时间,街道工作人员多次上门与宋氏兄弟协商,始终坚持一个政策用到底,一把尺子量到底,最终于今日凌晨达成协议。”开福区湘雅路街道党工委书记黄长科介绍,该栋钉子房严重影响市容市貌,有损区域经济发展,经过多方努力,在今日凌晨终于做通户主工作,同意和平拆迁。他表示,征收后该地段将用于绿化用地。

“当年因为对拆迁补偿面积有争议,价格一直没谈拢,现在钱虽然多了,但是他们并不赚。”拆迁现场一名工作人员透露,2009年时周围楼盘房价才5000元左右每平方米,征迁补偿已接近200万元。如今,周边楼盘价格已翻了几番,达到15000元以上每平方米,而实际征收补偿款并没有按此比例相应增多。

“还是做了很明智的选择,政府已经申请司法强拆,并得到批准。户主若不及时搬离,可采取强制执行。”该工作人员透露。

网友声音:

“一晃十年了,守在这个老房子里面真的不值啊,钉子户也熬不住了。”网友曾曾表示。

“坚持了十年,想要的基本没得到,而物价在这十年间飞涨,不知该如何评说。”网友蝈蝈小婵表示。

“两兄弟轮着在停水停电、楼梯都截断的老房里值守,从五十岁熬到六十岁。究竟是赚了,还是止损。”网友DQ表示。

“如果不是没办法,不妥协,谁愿意做钉子户呢?都不容易,相互理解吧。祝愿一家人以后的生活更好!”网友灵霄表示。

手机访问 长沙事首页

热门推荐
精彩推荐
特别推荐